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明博客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日志

 
 

作为文学的文学批评  

2012-05-16 10: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讲  哈特曼:作为文学的文学批评

 

2012-5-11

 

一、哈特曼的生平:

杰弗里·哈特曼(1929—  ),耶鲁大学英文和比较文学教授。

他的著作包括:《未经中介的幻象:华兹华斯,霍普金斯,里尔克和瓦雷里》(The Unmediated Vision: An Interpretation of Wordsworth, Hopkins, Rilke, and Valéry)(1954),

《安德烈·马尔罗》(André Malraux)(1960),

《华兹华斯的诗歌:1787年到1814年》(Wordsworth’s Poetry,1787--1814 (1964))(1964),

《超越形式主义:文学随笔1958——1970》(Beyond Formalism: Literary Essays, 1958--1970 (1970))(1970),

《阅读的宿命和其他随笔》(The Fate of Reading and Other Essays)(1975),

诗集《阿奇巴的孩子们》(Akiba’s Children)(1978),

《荒野中的批评:当今文学研究》Criticism in the Wilderness: The Study of Literature Today)(1980),

《拯救文本:文学/德里达/哲学》(Saving the Text: Literature/Derrida/Philosophy)(1981),

《易读的篇目》(Easy Pieces)(1985),

《平凡的华兹华斯》(The Unremarkable Wordsworth)(1987),

《小型预言:关于文化战争的文学随笔》(Minor Prophecies: The Literary Essay in the Culture Wars)(1991),)(1991),

《最长的阴影:大屠杀之后》(The Longest Shadow: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Holocaust)(1996),

《文化命定的问题》(The Fateful Question of Culture)(1997),

《精神的伤疤:针对不真实的抗争》(Scars of the Spirit: The Struggle against Inauthenticity)(2002),

《一个学者的故事:一个背井离乡的欧洲孩子的思想之旅》(A Scholar’s Tale: Intellectual Itinerary of a Displaced Child of Europe)(2007)。

编辑:《道德和政治视角下的比特伯格》(Bitburg in Moral and Political Perspective)(1986)。

《杰弗里·哈特曼读本》(The Geoffrey Hartman Reader),爱丁堡大学出版社于,2004年。

哈特曼研究浪漫主义诗歌,尤其是对英国华兹华斯的诗情有独鐘。实际上,耶鲁四人帮都是研究浪漫主义文学起家的,这是他们的共同点。浪漫主义何以与解构主义存在顺理成章的关系?

 

二、荒野中的批评,何谓荒野?

其意来自阿诺德。哈特曼说,美国的七十年代与阿诺德时代也相去未远,文学批评的那些问题依然如故。

阿诺德在《批评的功能》一书中说,我们在荒野中的使命应当结束了,一种新的、有生命力的文学必定崛起……。哈特曼据此引申说:荒野应当是希望之乡,而不是相反。1980年,哈特曼写下《荒野中的批评》,随后迎来了美国的批评的黄金时代。希望之乡果然如其所料。

“希望之乡”的文学批评何以能/是作为文学?反之,这就是文学批评的希望吗?

阿纳托尔·法朗士给批评家下的定义是:所谓批评家就是在杰作中显现他自己的心灵冒险的人。能做心灵冒险,能给心灵冒险以机会,这就需要给出自由的空间。布鲁克斯曾经在《文学和领导》(1918)一书中,依据这一定义对欧文·白璧德进行攻击。

 

 

三、“作为文学的文学批评”

1,艾略特和阿诺德都否认文学批评的创造性活动。艾略特倒是看到创作中的批评功能,阿诺德则意识到艺术是一种先锋批评——,能把批评和创作融合起来,但不能把创作和批评融合起来。

2,卢卡奇的随笔问题。卢卡奇并不是单独在谈随笔,而是谈到了所有反省的、自我批判的论文的内在倾向。

随笔形式是浪漫主义作品“碎片”的一个秘密亲属……。

“对上帝的热爱——讽刺地——藏在细节中。”

批评家去“描述”或“评论”一件人工制品,这或许是比所有可能的虚构更重要的更伟大的虚构的理念。

处在“理念的氛围”中这个事实应当足以对个别的艺术作品作出判断——把它从所有有虚假、被废弃的事物或者不完全的知识中解放出来。

卢卡奇认为,随笔作家——批评家本身并不能体现理念。他预示它的来临,引起我们对于它的感受,然而依然只是它的预兆。“他是预兆的纯正典型。”

卢卡奇界定随笔的高贵:“随笔能够完全地和自豪地坚持它的非连续的特性,这种特性反对科学的严谨或者印象主义的鲜明这种较不重要的完善,但是,当伟大的美学已经到来的时候,它最重要的成就也将被证明是无力的。”(《荒野中的批评》第222页。)

 

3,关于随笔具有文学批评的功能,或者二者可以看成一回事。

哈特曼说:“在随笔中,它们作为评论的有关功能与它们打算成为文学而不仅仅只是关于文学抱负之间不稳定的共存,有助于一种与作者特有风格的自我维护之间的混合物。”(P224)。

某些难弄的批评家(阿多诺或者布莱克和德里达)都是被挫败的诗人……。

弗莱也把批评论文置于更接近诗而不是接近评判作用的地位上。

“理念的氛围”,揭示潜在的,或者可能是的、并且那种意义属于将来。

自从王尔德以来(伴随着爱伦·坡和波德莱尔的期望)艺术理论一直努力理解超凡的艺术家甚至艺术家——罪犯。能够揭示人和意向性的成问题的深度的,不是作为一种经验的或者社会的现象,而是作为一种理论上可能的虚构。

道理也许很简单:既然随笔是文学,批评也是随笔,批评也是文学。

但显然这样的逻辑或推论并不足以论证文学批评是文学。

如何论证?

文学批评要成为一种新的写作,超出以往被区分与文学作品的文学批评的那种写作。哈特曼搬出了德里达。

但这样的论证是双刃剑。何以是双刃剑?

 

4,德里达的《丧钟》(Glas)作为一种随笔、超级文本,既是批评,也是创作。德里达的《丧钟》通过紧密结合哲学文本、通过修辞手段精心完成的作品和文学批评,评论变成了文学。

 

5,德里达如何拼贴文本,尤其是对让·热内的《小偷日记》的解读。

   艺术中神圣与亵渎不可容忍的共处……。

   如何理解热内、巴塔耶这种文本?这二者如何相容?艺术家的声称与文本的解读是否能达到这样的融合效果?

 

6,让·热内:

让.热内(Jean Genet)生于1910年12月19日,巴黎阿萨斯街89号公共救济院塔尔尼埃医院。让·热内出生7个月后,即1911年7月18日,母亲将孩子抛弃在育婴堂。同年7月30日,让.热内被一家姓雷尼埃的乡村小工匠收养,家住莫尔旺山区的阿里尼村(Alligny en Morvan),后来,作家在小说《鲜花圣母》中提到这里。养父母承诺将他养到13岁。1916年9月,让.热内进入地区学校读书,品学兼优,名列前茅。在学校学习成绩优秀,但遭遇同学贬斥受挫,他就开始小偷小摸,他偷学校的尺子、铅笔,从养父母那里偷几个小钱买糖果点心让同学们分享。他在没有发表的一则"小偷日记"中写道:"10岁时,我就偷我所爱的人,我也知道他们都很穷。人家发现了,都管我叫小偷。我想,小偷这个字眼对我伤害很深。"1923年7月小学毕业,成绩全区第一。这是他第一次但也是最后一次领到文凭,后来他再也没有机会接受任何学校教育。他做过苦工,逃跑、被抓回,再逃跑,开始偷盗,不断地进监狱。在一座"儿童苦役犯监狱"里面染上了同性恋怪癖。在这间儿童地狱里,他感到"反常的幸福",长篇小说《玫瑰的奇迹》对儿童教养所的生活有大量描写。年满18岁后,让.热内应征入伍。曾有一年时间驻守在大马士革。1931年7月,他参加法国另一支殖民军 -- -- 摩洛哥土著兵团 ,在摩洛哥驻守19个月。1933年6月复员后,曾在巴黎拜访了大作家纪德,尔后即决定进行一次长途跋涉。从后来发表的自传体小说《小偷日记》可以看出,他靠乞讨和卖淫为生。1936年6月18日,让.热内因不堪忍受长期待命而开小差逃离部队。为了躲避追捕,他不得不四处漂泊,穿越欧洲一路流浪,历时一年,行程855公里。《小偷日记》就是这段生活的回忆和写照。

让·热内前半生以流浪、偷盗为生。1943年2月,让.热内认识了当时有名的诗人、小说家和剧作家让.科克托。大作家看了《鲜花圣母》,设法将书出版。

1946年,热内开始自传体小说《小偷日记》。1949年8月12日,法国总统发布特赦令,免除了对让.热内终身流放的刑罚。但作家却陷入了莫名其妙的精神危机,一旦脱离了牢笼,竟然有茫然若失的感觉。他后来对一位记者说:"自由了,我却迷路了。"

1949年,《小偷日记》由伽利马出版社正式出版。

1952年,文学大师萨特为热内全集的出版写了《喜剧演员和殉道者圣热内》一卷长篇序言,顿时使让.热内闻名全世界。热内心理上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压力。他对科克托说:"你和萨特给我塑了像,其实我是另外一个人。这另外一个人有话要说。"

1974年,雅克.德里达出版了一部题为《丧钟》的书,系统地评论了让.热内著作,此书得到被批评者的认可。1977年,他为意大利恐怖主义组织"红军旅"成员写的书作序,并在《世界报》头版发表,引起社会强烈不满,后来他不得不沉默了两年。

从1982年3月起,热内移居摩洛哥。同年9月19日,让.热内是进入尸横遍地的夏蒂拉巴勒斯坦营地的第一位欧洲见证人。他感到大为震惊,立刻赶回巴黎,发表了重要的政治性文章:《在夏蒂拉的四小时》。1983年12月,让.热内荣获法国文学大奖。1986年4月14日午夜,让.热内逝世,享年76岁,安葬在西班牙城市拉腊歇的旧墓地上。1986年5月,《一个恋爱中的俘虏》由伽利马出版社出版。书中一句话恰如其墓志铭:"我的看得见的一生只是精心伪装的一个个圈套。"

 

7,批评如何作为文学?

文学批评能越过界限,成为象文学的那样被需要:它是一种无法预言的不稳定的类型……。

批评处理上下文、显示前景的力量,不应该被看作作品的附属。

批评的纯理论手段,在于运用它们自己的文本的力量,而不在于具体化现存的作品。

 

8,丧钟引起了如此错综复杂的、被传染的、被转移的,容易使人误解的文本幽灵……。(P233)

“《丧钟》通过内部的引文和超现实主义的才智使许多资料(黑格尔、尼采、热内)相互激励;它也不仅特别结合了出自热内《小偷的日记》(1948)一书的许多章节,而且由于这样做,就使它在本质上成为一本偷偷摸摸的书”(P233)

 

9,《丧钟》就是德里达自己的《小偷的日记》,并且揭示了关于写作的本体论神学。写作总是逻各斯的偷盗或者间接的打击。……写作是超越文本界限的行动,是使文本不确定的行动。

并不能够确定德里达正在使辩证思维(或者逻辑的其他类型)非神秘化呢,还是正在把文学才智上升为一种新的、具有腐蚀性和创造性的逻辑?

热内声称:“这种偷盗促使他接近他所希望的‘精神上的孤独’,这种‘精神上的孤独’最终使他粉碎了所有的情感和爱的束缚。”

 

10,热内叙述越过波兰边界的一段文字,对大自然冷峻的模仿,描写的文字异常华丽……。

 

11,哈特曼最后总结说:“文学批评的被承认是以其被否定作为文学以及被规定只能具有一种显然是从属的、服务性的功能键作为代价的。今天下午文学批评正创造它自己的文本——一种文学,在这个事实中,根本不存在神秘主义,仅仅只存在反讽。”(P242)

 

12,但是,双刃剑表明:假定德里达这样的批评是批评的话,并且是文学的话,那么其他的批评就不是批评,就更不是文学。

因为这样的新型的写作,只有德里达一人。《丧钟》即使在德里达都是极其特殊的文本,更遑论其他的哲学家、批评家。更遑论其他的文本。这是唯一的。

既然它是唯一的,就没有,再也没有可以充当文学的文学批评了?

 

 

四、讨论:何以文学批评可以成为文学?要成为文学?

可提示的背景知识:

1,罗朗·巴特:可写性文本;

2,福柯:作者死了;

3,新批评:文学作品文本的独立自足性;

4,现象学的文学作品的独立自足的客体世界;

5,耶鲁解构学派的修辞策略;文本的重复性;寓言性对象征的战胜;唯有布鲁姆影响的焦虑,莎士比亚作为父亲的存在,这是文学经典性与权威性的保护神;

6,此番哈特曼文学批评作为文学存在,这就是明确而彻底抬高了文学批评的地位。

7,文学批评作为文学,也标志着文学写作的权威性和神秘性的终结?文学写作如今平民化和大众化的趋势无法抗拒……。

8,文学批评以及其他文体的界线的去除。文学批评作为文学,那以文学批评是否也不存在?文学批评的终结?

9,文学批评如何写作?如何成为各种知识交汇点的文体?

10,文学批评终于成为文化批评?文学消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