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明博客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日志

 
 

第六讲 良知、体验与文学的力量  

2012-04-13 22: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是讲课提纲,未成文发表,有些观点出处也未做详尽注释,未经本人同意,请勿直接使用。

 

第六讲   良知、体验与文学的力量

                           ——关于特里林的《悲剧<李尔王>》及其批评

 

 

一、关于纽约知识分子:

莱昂内尔•特里林(Lionel Trilling,1905-1975),土生土长的纽约人。被称为纽约公共知识分子的盛期的领军人物。50年的批评文体写作,堪称是美国文学批评的巨擘。美国的三十至六十年代,也称之为文学批评的时代,后来七十八年代,更是跃升为批评的黄金时代。但特里林代表的是传统文学批评的时代,那是在公共媒体中活跃的文学批评。有评论认为:“他不仅参与构建了,更是以自己的写作完美地界定了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文化批评的目的和散文的魅力。”[1]

   特里林曾一度被英美知识界和读者誉为“文化良心”,雅克•巴尔赞称他是英语传统中最伟大的批评家之一。特里林的学生,纽约知识界的影响卓著的批评家的欧文•豪则称特里林为“除埃德蒙•威尔逊之外的本世纪影响最大的美国文学批评家”;1939年,特里林的博士论文《马修•阿诺德》出版,威尔逊评价说:阿诺德和特里林都属于智者作家,“直面当代各种社会议题,鞭策和指导读者”1975年特里林去世时,美国媒体的反应就是:一个时代结束了[2]

在批评的时代,纽约知识分子群是一个思想左倾,热衷于社会批判,信奉文学的力量的群体。因为这一群知识分子的活动,这才有从30年代到60年代的批评的时代。他们直面社会,也直面知识分子自身。有评论这样描述这个群体中的一部分人:

 

特里林,哥伦比亚大学英语系的第一个犹太人,总是为他的好运感到惊讶,并得意洋洋,他始终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教授。米尔斯,一个揭丑的人、一个道德主义者、一个纽约知识分子生活的局外人,甚至在哥伦比亚大学也和他们保持距离;他曾经自称“局外人,不仅是地区上的,而且是一个十足的骨子里的局外人”,他补充道,“我的得克萨斯祖父和我的这种局外身份也有关系。”霍夫斯塔特居特里林和米尔斯中间,是一个“半”犹太人,他坚持一种兼顾了特里林和米尔斯两者的批判自由主义。卡津记得他那副十足的学院气派。但“他很快就讲一些犹太人的笑话、关于犹太人的笑话,装扮成犹太人。”霍夫斯塔特“在许多事上都是隐密的,奇特地介于他说意地绪语的波兰父亲和已故的路德教信徒母亲的影响之间”。

 

由此,可以看出那个时期的美国纽约知识分子的立场、倾向与风格气度。

 

 

二、特里林的《悲剧<李尔王>》。

我所写的并不传达什么特别是的文学理论或批评方法……(P4)

这是在新批评、结构主义或后结构主义之外、之前的的传统的体验派文学批评,道德批评或社会批评。立场,或没有立场的立场。

这篇评论作为导读,固然不是高头大章,但也可以看出特里林的批评风格,智性、直接、见解、犀利、内在化、把握本质问题。

 

悲剧《李尔王》的黑暗因素如何显示出积极的情感及态度、希望如何最终占据绝对的的上风,它至少会与绝望的势均力敌。

 

 

1,人所面对的可怕的情境如此沉重,压垮了人生的积极期望(P9);

2,济慈领会到施与人的破坏力量(P10-11);

3,对世界的治理,而自然的力量更趋于强大;

4,杜塞的观点:黑暗的思想中否有光明力量(这13)?

5,科特教授的怪诞模式;绝对之物就是荒诞……,最大限度地领会剧中世界的残忍,这种残忍无法解释,因为它毫无意义。(P16)

6,特里林的观点:并非只有荒诞,而是李尔王有了“新的意识”。随着对正义的全新认识,博爱之念油然而生……。(P17);

7,特里林的观点:《李尔王》突显了道德、社会乃至政治等方面的难题……。(P19)

8,再一次回到科特的观点:科特教授认为:《李尔王》的主题,“是世界的衰朽和堕落”,人类的邪恶可能会使世界秩序沦为混乱。这就是说《李尔王》是虚无主义的。

9,特里林最后的总结性观点:引述默多克称赞《李尔王》:“只有最伟大的艺术不用抚慰就能鼓舞人心……”。

特里林:“这出戏何以被说成是鼓舞人的,那么答案是,它给我们一种荣耀,去设想——我们会殚精竭虑抵挡它绝望的力量,理解它所传达的人类存在之本性的复杂多样子;它引领我们挖掘自己的潜能,变得更为活跃敏锐。”(P21)

 

这里面的批评方法建立在睿智、见解与对道义的追求上。

批评是论辩式的。

 

 

三、我们对《李尔王》的看法及其与特里林的对话

 

1,李尔王是否太轻信?仅凭当场表达爱心、忠心就把国土给分了?而考狄莉娅仅仅因为不愿当场表达就没有份,且被弃绝?同样,葛罗斯特也仅仅因为一封信,听信爱德蒙一面之辞,就剥夺爱德伽的所有权利,并要置其于死地。

2,考狄莉娅是否有点奇怪?为什么不愿意表白?就是因为真心不需要表白?还是因为有意与二位姐姐的虚伪对抗?但这样的代价如此之大,难道没有基本判断力?

3,第一场戏几乎荒唐,或者可以说荒诞。老国王昏聩如此,如何可以统治王国?

4,戏剧性进展如此快速,转折几乎都不用有铺垫,就迅速推进。剧中出现高纳里尔、里根同时爱上爱德蒙,理由不清楚,而且要为他谋害自己的丈夫,剧中没有任何关于他们之间的感情、肉体瓜葛交待。人物的命运变化几乎都是突然性的。如二姐妹被杀死和自杀,爱德蒙被刺死,考狄利娅被缢。

 

讨论:《李尔王》表达了黑暗绝望?还是从中透示出希望?

 

阿兰·布鲁姆和哈瑞·雅法合著《莎士比亚的政治》,其中雅法执笔一章:《政治的局限:<李尔王>第一幕第一场》。

柯勒律治认为第一幕应该删去,这是“幼儿园的故事”。

雅法则认为这是极其出色重要的一幕。

莎士比亚对处于人性和政治的极限状态下的问题人物的分析深刻而博大。

莎士比亚身上总结出一种哲学信条:“那就是思想之美是感官能把握到的存在之美的前提……。莎士比亚描绘的感官世界的确是丰富多彩的,但与他最终关注的事物相比便显得黯然失色。”[3]

他的结论是:这是关于政治问题的戏剧:完美政体的持存问题。对美德最彻底的追寻超越了政治生活,某种意义上甚至超越了人类生命。

 

四、其他对《李尔王》的批评方法:

请阅读我们列出的参考书《文学作品的多重解读》其中不同的批评方法对《李尔王》的示范解读及建议分析。

 

1,新批评:修辞、反讽等等。

2,女权主义:父权制度来看李尔王的统治及其崩溃。

3,性别研究:奇怪地与同性恋联系在一起。

结构主义:结构主义批评关注《李尔王》的双重结构,既平行又相对立。如李尔王与葛罗斯特,二者都遭遇子女的背叛,都失去权力。关于“自然”的王族继承,他们二者都面临失败。关于“自然”继承的失败,转向高贵品性。这或许表达是一个时代的要求。例如,本剧上演的1603年左右,正是维多利亚女王转向詹姆斯一世统治。詹姆斯王朝臭名昭著,宫廷有很多道德败坏的传言。“自然”血统不能承继,那么高贵的品性将是王位传承的依据。

4,精神分析:则是可以找到李尔发疯的研究叙径。

5,马克思主义批评方法:经济观点、阶级对立、贵族危机与旧秩序的崩溃等等。

6,后结构主义:福科:权力与监禁惩罚;德勒兹则会考虑领土平衡如何被领土溃败和分割运动打破;德里达会对由真理与表现、存在与模仿、言说与书写之间的关系所形成的有序与无序的方式加以关注;鲍得里亚会注意剧本是怎样驱逐模仿肯定真实的,真实本身也是模仿。

7,新历史主义:历史主义与詹姆斯一世的历史联系起来,例如,《论<李尔王>与詹姆斯一世的时代》,可以把李尔王中的叙事与詹姆斯一世的统治放在一起对比参照。新历史主义则会用这样的题目:《<李尔王>与詹姆斯时期的大法官》,它更关注法制与王权的矛盾,教权、法制与王权的矛盾斗争。其最终对于《李尔王》的立场,是站在李尔王一边,亦即赞成詹姆斯一世,还是反对?其态度与立场不置可否。

 

2012年4月13日

 

 



[1] 张箭飞:《莱昂内尔·特里林的思想探戈》,参见《文艺报》。

[2] 参见张箭飞:《莱昂内尔·特里林的思想探戈》。

[3]阿兰·布鲁姆、哈瑞·雅法合著《莎士比亚的政治》,江苏人民出版集团,2009年,第124页。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