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明博客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日志

 
 

2010年10部长篇、中短篇小说  

2011-02-05 10: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写于一个多月前,是应《延河》主编阎安先生之约写的,因考虑《延河》刊物的首发权,现在刊物可能已经出版了,故把文章贴于此。

 

 

2010年十部长篇、中短篇,

(排名不分先后,大体以发表出版时间为序)

 

陈晓明推荐

 

1,张炜:《你在高原》,作家出版社

2,莫言《蛙》,上海文艺出版社

3,宁肯:《天藏》,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4,范稳:《大地雅歌》,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5,麦家《风语》,金城出版社

6,王璞《猫部落》《收获》2010第2期

7,李娟:《阿勒泰的角落》,万卷出版社

8,杨争光《少年张冲六章》,《人民文学》 2010年3期

9,关仁山《麦河》,作家出版社

10,            迟子建《白雪乌鸦》,人民文学出版社

 

 

 

中篇小说

1,张楚《梁夏》,《中国作家》,第2期

2,肖建国《中锋宝》,《中国作家》第3期

3,林那北《龙舟》,《人民文学》2010年3期

4,余一鸣《不二》,《人民文学》2010,第4期。

5,叶舟《姓黄的河流》,《钟山》2010年第4期

6,蒋韵:《行走的年代》,《小说界》2010年第5期。

7,郑彦英《驴奔》,《中国作家》,第7期

8,鲁敏《惹尘埃》,《人民文学》2010第7期。

9,梁鸿,《梁庄》,《人民文学》2010年9期

10,            叶兆言《玫瑰的岁月》,《收获》2010年第5期

 

 

短篇小说

1,老虎《霜花》《中国作家》,第2期

2,钟求是《最童话》《人民文学》 , 2010年3期

3,陈丹燕《蛇果》,《收获》,2010年第3期。

4,朱日亮《氓》《收获》,2010年第4期。

5,铁凝《1956年的债务》《上海文学》2010年6期

6,张乐朋《乱结层》《中国作家》第8期

7,张玉清《地下室里的猫》,《人民文学》,2010年6期

8,黄惊涛 《花与舌头》  《人民文学》 , 2010年8、9、10期

9,计文君《你我》,《人民文学》,2010年第8期。

10,            范小青:《接头地点》,《北京文学》2010年7期

 

 

2010年文学的形势走向概述

 

陈晓明

 

2010年的文学形势与去年或近年相比当然不可能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在当今时代,文学已经进入常态,不可能因为某个话题,某部或某篇作品发表,而引起轩然大波。那样的动静必然是携带着更强大的非文学的力量才可能波及全社会,才可能牵动无数人的关注。那并非是一种正常的社会,也并非是文学应该承担的角色。

2010年意味着新世纪过去了10年,也意味着新时期成长起来的作家,当年的知青、先锋派、新写实、晚生代、女性……等等,都已然步入中年。中国当代文学有了走向成熟的一代人,中国文学理应也走向成熟。这是与80年代依靠现实的社会热点问题来写作的一代人不同的写作,这是要靠对文学传统与文学自身的艺术来挑战写作的一代人。尽管关注现实以及人类的问题始终是文学要面对的“基本面”,但在此基本面上,文学的自我挑战和超越变得更为重要而内在。

2010年,我们看到有莫言的《蛙》和张炜的《你在高原》。前者单部小说,后者是累积了20年的写作完成的十卷本,450万字,可以看出汉语文学沉甸甸的份量。莫言的《蛙》也与自己过去的创作颇为不同,他不再下功夫去挥洒语言,而是在平实素朴的叙事中,讲述着乡村中国在计划生育的国策领导下的种种境况。但《蛙》却要挑战莫言过去的叙述风格,它拼合了书信、小说叙事与戏剧的多种形式,打破了历史的整一性结构,自我的经验卷入其中。历史不再具有权威性,不再是无可争议的整全性的形式存在。他把抑制的历史激情,以戏剧的形式再重演一遍。张炜的《你在高原》显然是一部宏大厚重的作品,是张炜小说叙事艺术历经磨砺之后的浩瀚之作。张炜能把第一人称叙述贯穿于10卷本的长篇小说中,这不能不说是非常强大的叙述。张炜的语言、思想和对现实的把握,都具有更高的境界。

长篇小说方面,宁肯的《天·藏》,麦家《风语》范稳:《大地雅歌》,关仁山《麦河》,都可看到作家独特的思考和对小说艺术的锤炼,当代汉语小说的艺术表现手法可以说是更加老道精湛了。王璞的《猫部落》可以看出新颖而富有想象力的叙事。李娟的《阿勒泰的角落》,叙述自然纯朴,异域风情和生活的质地令人感动。

其实,中短篇小说也有相当不错的作品,但因为中短篇小说是中国当代较早成熟的文体,其较早成熟,就容易模式化,作家讲故事的能力颇为令人惊叹,但在故事的讲述方式方面,已经较少看到在构思方面所下的功夫。中篇小说在当今中国容易建立起叙事框架,几乎是按着人物走就可,显然,中篇小说是介于短篇小说与长篇小说过渡阶段,其文体特征不明显。它经常以牺牲短篇小说的构思为代价,来获得故事的展开。中篇小说几乎只是依靠写人和事就可成立,我想这可能是当今中篇小说普遍存在的问题。中篇小说应该向短篇小说靠拢,应该有更加精巧的构思,中篇小说的艺术性才能提高。但看当下中国的短篇小说,又变成了是中篇的缩水,这是一个艺术上的误区。短篇小说是所有的小说的艺术基础,叙述是其根本的存在基础。语言和构思才是短篇小说的精髓所在,中篇要拉长短篇,也不能丢弃这二点。

总之,当今中国文学不管是长篇出版的数量,还是中短篇小说的作者队伍,都空前蔚为大观,这里面无疑有不少优秀之作,但因为数量过于庞大,故好的作品也容易被淹没。又因为在相同的水准上的作品太多,就显不出优秀,现在要显出优秀,就要高出别人一大截,这又是难题。当今时代,是艺术水准水涨船高,读者水准也在提高。且读者的耐心和感受刺激的能力,已经被影视的声光色电,被网络的千奇百怪搞得欲仙欲死,留给文学的只是非常苛刻的态度,这对文学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我们迎来的是一个文学繁荣的时代,失去的是一个对文学虔诚的时代。

 

2011-1-5

 

 

 

 

  评论这张
 
阅读(1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