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明博客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日志

 
 

理论的越界与转向之五  

2006-03-06 21:4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度有不少纪念德里达的文章。德里达于<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200410月9日去世,德里达的去世也是当代学术界的一件大事,并且又一次引起对于德里达的评价的争议。20多年前(1983年)福科去世,当时引起的反响也遍及国际学界,随后福科的思想对学界的影响有增无减。德里达的去世是否会象福科那样具有如此长足的后劲,还很难说。但当代思想从德里达那里获得的观念和方法是如此之多,以至于近20年来,没有任何一个学术术语有“解构”这样被不同的学科不同的人们提到。解构主义的影响遍及哲学、文学、法学、伦理学、政治学、神学,某种意义上,德里达的影响的深度和广度已经超过福科。福科的影响还只是一种学术方法和观点引述,而德里达的影响则是立场、观念和方法的全盘性影响;而且还有学术派别的创立(例如,解构主义法学,解构主义神学等等)。接受解构主义观念就等于中了一种魔症,不再可能按过去的眼光来看待世界。不再会容易接受权威主义,真理在场的绝对性和永久性的观点。当然,解构主义在中国的流传还限于浅尝辙止,虽然“解构”这个术语被随时提起,但并不是在真正严格的学术意义被使用,经常只是象征性的比喻性用法。解构主义作为一种批判观念和方法,已经构成欧美文学批评和文化批评的基本法则。但在中国,还并未有严格意义上的解构主义批评。当代中国更经常地把批判性混同于解构,或者把一种反对态度和PK方式等于解构。实际上,解构是一套复杂的专业程序,是一种反中心化的文本细读规则。当然,给予“解构”在中国以通俗易行的品质也是必要的,这是解构要在中国学术中扎下根的前提,没有这种通俗化和普遍主义式的热情,一种学说不可能有立足的根基。因为德里达的故去,解构主义的历史评价,它对中国的影响,它面向未来的意义,这在本书选篇的几篇文章中都可读出。这里选编的尙杰的《德里达对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1],分析了《纽约时报》登载的德里达的讣告引起的反应,由此阐述了德里达对当代思想和学术构成的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文章写得精练明晰,同时翻译了《纽约时报》的讣告,不管是作为对德里达的评价,还是思想意义的概括,都是值得重视和参考资料。拙作《通过记忆和文本的幽灵存活》[2],也是对德里达逝世的回应。拙作简要描述了德里达的思想在中国传播的过程,试图揭示德里达对于当代中国思想变革的意义,特别是对于文学批评理论的发展具有的意义。另有一篇弗雷德·达尔马的《德里达与友谊》[3]是一篇值得一读的论文。自从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在法国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讲“宽恕”和“友谊”以来,德里达的思想向着政治伦理学方面发展,而这方面的思想开启引起了追随者相当浓厚的兴趣。同样,德里达对友谊、死亡和正义的新的论述,也提示了解构的另一维度,而这一维度的理解也显得困难重重,达尔马这篇文章对人们理解德里达晚近的思想不失为一篇有益的参考。<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2005年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回答——马丁·海德格尔说话了》一书,对海德格尔有兴趣的研究者,这本书倒是提供了很有意思的材料,特别是其中的《明镜》杂志对马丁·海德格尔的采访录,值得一读。这是《明镜》杂志1966年对海德格尔做的采访,按海德格尔本人的要求,该访谈只能在海德格尔去世后才能发表,也就是直到1976年海德格尔去世后公之于世。想一想一篇采访被保存在保险箱整整10年的时间,而它一经面世就象一枚引爆的定时炸弹,还有什么文章比这样的东西更有价值更值得重视呢?这篇访谈相信是任何从事海德格尔研究的人的必读资料,也是了解海德格尔与纳粹那桩公案不可忽略的权威材料。直到今年才有完整的中文版,所以值得重视。这篇文章意义明确,在此无须赘述。

其他有几本书也可值得一读。福科的《古典时代疯狂史》,由三联书店出版,詹姆斯·米勒的《福科的生死爱欲》(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算是一本写福科很到位的书,叙述生平和对他的思想道路的分析都很入情入理。这一年与文学理论有关的热门读物可能是布鲁姆的《西方正典》(译林出版社),他对“憎恨学派”的尖刻批判和对传统文学价值的推崇,在这个时代也不失为一贴清醒剂。

 



[1] 该文发表于《世界哲学》2005年第1期。

[2] 该文发表于《文艺争鸣》2005年第1期。

[3] 该文发表于《生产》(汪民安主编)广西师大出版社,2005年第2辑。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