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明博客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日志

 
 

徐静蕾与博客的魔法  

2006-05-23 23:4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静蕾与博客的魔法
 

  最近在网上读到一篇《徐静蕾的“魔力”究竟在哪里?》奇文,署名雪儿,并标明“老徐认可的”。很久没有读到这样痛快淋漓的文章,真是令人佩服得紧。都说我们搞批评的这些人会捧煞人,现在才知道,搞批评的是一些多么节制、多么羞涩的人群啊!主要是因为搞批评的太平民、太低调、太理性,太内敛了。我忍不住要告诉这位写作此文的人,徐静蕾的“魔力”不在那里——不在他说的那里。在哪里?真的要问问在哪里?这是明知故问吗?
  首先要声明的是,我与徐明星素昧平生,通常情况下,在众多的女明星中,我很欣赏她的气质和演技。如此而已。但徐明星突然成为博客时代英雄,这就很很令人惊奇,点击率突破了三千万,更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天文数字。徐静蕾绝对创造了一个博客时代神话,一个中国式的神话,一个当今中国式的神话。这就是网络时代的神话,网络时代神话的开始。如果要研究网络,要研究当代的文化生产,不研究老徐的博客,那肯定是漏掉了大鱼。
  关于博客,其实在数月前我发过牢骚,那时还真是大不敬地提到徐明星,主要是表达困惑。在博客时代,这个以写作为名的一种传播形式,怎么不是写本身?不管如何,它是写作,是文字的运作。但何以文字被施魔才能有效呢?在博客上,怎么徐静蕾的写就是最优秀的写,最出色的写,最有效果的写呢?那些靠写字为生的人,这回不知被徐静蕾甩到什么地方去了,可怜巴巴地在数字化时代处于赤字的边缘。而在博客书写的豪赌中,赢得天下眼球的是一个明星。徐静蕾在明星中无疑算是文化较高的了,但恕我直言,无论如何也不会比成熟的作家其书写能力能超出上千倍上万倍,但数字化的图谱,让胜败一览无余。她的写是什么写呢?她的写就是不写,就是不用写,就是不会写。但博客是借了“写”之名的!博客的写是对写的欺瞒,这个以写为名的书写秀,本质上是“秀”——“秀”其是英文“show”在港台的译法,“秀”就是形象的显示,就是在场的呈现,它的进一步发展就是写真。这就是身体写作了,原来博客的本质就是身体写作,就是关于身体的写作,就是用身体写作。身体原来是革命的本钱,没想到现在突然间变成写作的本钱。一切没有身体本钱的人,只好勉为其难骚首弄姿了。
  关于那篇文章我就不重复了,因为署名者宣称未经许可不能转载。我只好断章“取义”了。关于徐静蕾为什么有“魔力”,作者振振有词列了四大点:一、徐静蕾是功利社会的“平民”偶像;二、徐静蕾是浮躁社会的理性偶像;三、徐静蕾是张扬社会的内敛偶像;四、徐静蕾是无聊社会的素质偶像。
  说徐静蕾是功利社会的“平民”偶像,这个“平民”从何而来?至少在当今中国,谁是“平民”?谁认同“平民”这种称呼?谁甘愿做“平民”是值得怀疑的,不要随便滥用“平民”的称号。更有可能是功利社会中,想功利地成为明星的“网民”的偶像而已。不是别的,就是她的成功吸引了眼球,默默无闻的“平民”是不需要如此成功的偶像的,那样太奢侈,也太浪费。象俗话说的那样,杀鸡焉用牛刀?做“平民”还要偶像?偶像从来都是为不想做“平民”的预备下的。
  说徐明星是“浮躁社会的理性偶像”,这又让人摸不着头脑。三千万的点击率,去点击流水帐式的写作,三言而语,徐明星的博客我也点击过,我承认是为浅薄的好奇心所驱使,我不知道拼命点击那些东西如何会是“理性偶像”?或许文章作者是人们要跳开博客来看,例了一大堆理由(我不得不要做点引述了):
 
"不过分追名逐利,不炒作,不恶搞,不自损形象,绝少花边新闻,行事低调而稳重,有思考,有智慧,也有思想……在这个喧嚣的浮躁的社会里,徐静蕾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显得那样的卓尔不群。尽管她有能力将自己炒得大红大紫(据说在学校时,徐静蕾是同学中第一个拥有手机,第一个买房,第一个买车的有头脑人物)。"
 
看来,徐静蕾的博客点击率是有一个强大的现实依据,因为她在现实中表现得好,有理性,所以我们去点击她。把博客的点击率与现实直接挂钩等同,这是奇怪的做法。那网上有些文章,网民连作者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何以也有点击率呢?徐静蕾的偶像是博客制造的偶像,不要搞颠倒了,既然现实“低调而稳重”,那就不会延伸到今天的博客。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如今大红三千万,何干昨天寂寞事?要不,昨天的“低调”就是一个虚拟了,“第一个拥有手机,第一个买房,第一个买车的有头脑人物”怎么会是低调呢?这里面的逻辑关系实在理不清楚,要不就根本没有逻辑。当然,再低调的名星也是名星,名星的低调就象高音喇叭低音炮发出的声音一样,随便弄一下也振聋发聩了。
我实在不想再去一一谈论第三第四了,三千万的群众造神运动,这还不张扬?这如何内敛?这就是浮躁张扬汹涌澎湃的冲锋陷阵了,象是又一场文-化-大-革-命。怀着如此的耐心不知疲倦地点击那些流水帐,这不是无聊时代的无聊动作是什么呢?面对着一个“绝对的鹤立鸡群”的偶像,除了不断地点击她,就像小鸡啄米一样,那还能怎样呢?真的是“鹤立鸡群”!
  好在作者用了一个词泄露了天机:那就是徐静蕾的“魔力”,真是“魔力”啊,那她就是魔女了?能吸引三千万眼球,那不是魔女是什么呢?
  实际上,这样来说徐静蕾很不公平的,她没有错,她没有做任何事,她真是很平静本分地写着她自己的博客,把她那么一点隐私,那么一点隐私的一小角撕下来和大家分享,那真是圣餐式的面包。这就是着了魔的时代了,是大家,是我们,你们还有他们给她施魔,活生生让她变成一个魔女。是点击率给她施魔,点击率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魔法。去点击就是去施魔,总有一种声音在呼喊,快,快,快去给老徐施魔,好端端一个青春亮丽的小徐,怎么就变成老徐呢?那就是你们、他们(—我们?)给小徐施了魔。
  多年前,作家邱华栋写过一篇小说叫做《时装人》,那时还是90年代初期,他那时的困惑是人怎么变成“时装人”呢?像时装一样那么不真实,华丽光彩,但是只是时装,里面并没有真人,真人只是衣架子。人消失了,消失在后现代式的浮华外表之下。另一位作家北村有一段时间老是爱用“纸做的人”,“稻草人”,“在水面上行走的人”这类说法,那也是在90年代初还能叫先锋派的时期,现在想想,这些说法还真有些预言性。现在才知道网络时代多么厉害,可以把稻草人,纸糊的人变成时代的英雄,变成天女、变成岩间圣母——网络圣母。
我想再强调一遍,徐明星没有任何不是,那个在博客上的徐静蕾是无辜的,或许也不是真的徐静蕾,象德里达说的那样,这个时代我们真的需要用“或许”去理解事物。或许只是一个偶象,仅仅只是一个偶象。几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被劫持的偶象》,徐静蕾作为偶象是被劫持了。在文化的意义上,那就是一个人质,我们只有不断地占击“它”,才能解救它。可是点击也是捆绑,这就是网。我说都是这个时期的文化生产制造象征化的狂热冲动。我说的是点击率制造的文化是多么巨大,又多么廉价。铺天盖地,象一张巨大的网,一网打尽,数字化就是格式化,平民化也是贫民化。我们终于依靠网络迎来了文化贫民化的时代。
很多年来,我其实一直在都在科技、网络之类的东西辩护,很长时间我对海德格尔对科技的态度颇不以为然。现在我终于明白半个多世纪前,海德格尔要那么绝对地反对科技。直到二战结束后,这个在1933年当了弗莱堡大学校长,后来为此丢掉工作的一代大师,直到1969年8月15日德国电视二台请了理夏德·维塞尔去采访他——这是经过不知多么艰苦的周旋才获得这样的机会,德国电视台的记者发现,海德格尔家中没有电视。他讨厌科技,在二次大战前他就警告世人,科技是如何会毁坏人们的生活,毁坏人们的思。大师的担忧不幸被言中。在网络的时代,在博客,大家,你和我,他,他们,所有的人,会写字的人,都变博客。在博客,大家,你和我,他,他们,所有的人,会写字的人,都变成“博客”——数字化的博客,以数字化来标明的博客。人的价值只是变成数字,变成点击率或浏览量。
我曾与朋友说过,网络或者更具体地说博客对于写作(或文学),有99%的好处,但只有一个坏处,但这一个坏处就是致命的,那就是文化的廉价化,写作的廉价化。写作再也不需要品质,写作不需要修炼,写作不再是用笔、用脑子,而是用脸蛋、用身体,用名声;或者用奇谈怪论,用淫词艳语。这是文字、写作和思想将要遭到嘲笑和唾弃的时代,这一天已经为期不远了,网络已经准备好了大片的墓地,一个博客一个坑,埋葬写作是绰绰有余了。
可是不写——不廉价写作——我们还能干什么呢?写变成这个时代的疯狂之举,为写作而阅读,为阅读而写作,但廉价写作的霸权成为这个时代疯病。德里达当年用写作来颠覆言语说话,写作是无限的延异,写作是作者的死亡。但现在,写作死亡了,而作者复活了,并成为唯一的在场。可惜老先生2004年10月去世了,他一生都在和海德格尔较劲,既得益于海德格尔,又要超越于他。他的写作终于落入海德格尔的诅咒的科技极限的魔法。写作的魔法师德里达不知要做何感想。

2006-5-23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