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明博客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日志

 
 

一定要“咬”才叫新闻吗?  

2006-08-07 11:5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前,我们批判资本主义新闻,说是那里通行的规则是,“狗咬人”不算新闻,只有“人咬狗”才叫新闻。那时觉得资本主义的新闻工作者挺惨,动不动就啃得满嘴狗毛。“人咬狗”的事并不经常发生,在西方发达国家,狗乃宠物,会去咬狗的人,那肯定是疯子。说穿了,这个新闻的谜底也不怎样惊奇。“人咬狗”的事当然不常有,这不过是比喻,资本主义的新闻就是要离奇古怪,耸人听闻,要的是刺激。那时我们社会主义的新闻总是祖国山河一片红,形势大好,越来越好,好象就连“狗咬人”的事也不曾发生过,都是人人“忠于”、“热爱”的好人好事。历史翻过去那一页,形势发展得很快,虽然“人咬狗”的事还不常见,但“人咬人”的事是经常发生了。如今,媒体报纸一半市场化,也要发行量和点击率,这是眼睛经济的时代,人多势众的好处全部体现在网络行业,现在世界上谁也点击不过中国。围着报纸网络看热闹的人群越来越多,看不到“人咬狗”,那就看“人咬人”。现在,媒体已经完成了培养“咬手”大计方针,只要能“咬”(bite)住人,最好是大个的,那就有好戏看,有时还会咬作一团,时而皮开肉绽,鲜血四溅,时而衣衫褴褛,走光露陷,好不热闹精彩!媒体流行的词叫“PK”,这不过是从足球抄袭来的一个说法,现在媒体就有自己创造的现场,用英文可以简称为“BK”,那比“PK”生动多了。而且也符合新闻的历史发展趋势,以及全球化和本土化的行程。现在的媒体就全仗着“咬”的现场,只要有“咬”点击率发行量就都上去了,广告收入就滚滚而来了。战争年代,那是要“枪手”,隐身于街尾墙角,冷不丁对准暗算的目标扣动板机,对手应手而倒。“枪手”(gunman)还是要冒一定的危险,有时阴谋败露或失手走眼,也会惹来杀身之祸,把性命赔了进去。但现在的“咬手”(biteman)就不一样,全无风险。这种“咬”都是在暗处,虚拟的空间,毫无理由,无冤无仇,突然发作,冷不丁就咬一口,咬了就跑,无影无踪,在网络上还不需要留下英雄姓名。更加保险的是,算计好全无反“咬”之力的人们,这些人全在明处,块头肥大,行动不便,不咬白不咬。
  
  最近有一群人就被狠狠“咬”了一口,全无反咬之力。说起来真是可怜得很。这一阵子,媒体在疯炒“北大博导高价开设写作班,赚取黑钱”,什么“镶着金牙的博导把黑手伸向了孩子们”……等等。为了看看“咬”得生猛,随便从网上下载一段言辞:
 
  一伙北京大学教授,悍然……为该公司举办的“青春写作旅”授课,……在下怀疑北大教授都镶了满口金牙,开口喷金,……不知道人民币在北大教授眼里何以如此贬值,或许北京大学从此也要更名为白金大学了。……令人纳闷的是,北京大学的一伙教授及博导怎么就自降家教级了,与自个假期做家教的学生争抢生意。……他们打着“走近文学巨匠”的幌子,怎么看都像一伙直取孔方兄的疑似学者,上述人等何时成了文学巨匠了?世界上真的有文学巨匠合伙办班招揽中学生以获钱财的么?
 
 
  最后一句话是明知故问,这些文人书生怎么可能合伙办什么班呢?难道不能打个电话问一声再下笔吗?诸如此类的攻击不在少数,就不一一引证。
  
  最近是有一个名为“青春写作旅”的中学生学习班,上课地点在北大未名湖边的博雅会议中心,但这班与北大博导何干?据我所知,办这个班的人,多年前选听过北大一些老师的课。现在这位同志办班,请几位北大老师和其他学术机构的老师给一些中学生讲半天课,老师们念及他当年虚心好学,不好推辞。这不过是人之常情,传播知识,让更多的青少年热爱文学,应该说也是一件好事。老师们讲半天课,3-4小时,讲课酬劳不过1000元,这是任何地方教授讲课大都遵行的标准。对比歌星唱一二首歌,出场费动辙高达五、六万元,甚至三、五十万元,专家学者讲半天课1000元,如此劳动所得应该不算过分。但一些记者和一些写手,根本不分青红皂白,也不做任何调查,就把办班的收费标准栽到“北大博导”身上。只要稍加查证一下,参与这个班讲课的北大博导,不过三四人,大部分都不是北大博导。至于收费标准(每个学员全程交费4900元),这完全是主办者的商业行为,与讲课的老师无关,讲课的老师也都是事后才从媒体得知“青春写作旅”的收费标准。显然,老师们只有接受或拒绝讲课的权力,并无要求主办方制定收费标准的权力。但此标准事后才知道,既然大家都事先答应了讲课,也不能拒绝,因为那样的话,受损害的将是参与学习的学生。
  这宗栽赃新闻的始作俑者据说是一位小报记者,此人参加了开幕式,好象还和老师们一起吃了饭,但他还是要制造耸人听闻的新闻。他只要稍加问一句,就知道这个班的实际运作与“北大博导”没有关系,甚至看一眼就可以明白的事,但他还是要制造轰动效果。也就是还是要把这件事搞成是一桩“咬”的事件,要下口“咬”一下。咬就咬住关键部位,只有咬住“北大博导”四个字,再撤些盐上去,这个咬就有效果了。咬一下“北大博导”,不只是皮薄肉厚,咬起来很可口,很爽;更重要的是它具有制造新闻效果的功用。这就是最经典当代的“咬”的新闻学。皮薄肉厚,咬起来很可口,很爽。一时间,网上(博客)和网下的“咬手”们蜂涌而至,各路媒体“咬手”云集,都来“咬”,红口白牙,都说“北大博导”如何如何,再稍带咬咬“北大”如何如何。“咬手”们不仅得意,而且悲壮,成就感也就更突出了。这些“咬”都带着义愤填膺,都有强烈的正义感和责任感,都要为弱者说话,都要打土豪分田地。这些正义感和责任感无疑都是可贵的,但可惜毕竟是通过“咬”来表达的,那些正义和责任就显得虚假浮华,白白浪费了。因为“北大博导”们没有办这样的班,更没有拿什么“高收入”,这些都是子虚乌有,无中生有。如果说要批判一下,“北大博导”和非北大博导的老师们,这些人无非是善良老实了一点,只是想多为一些青少年传授一点文学知识罢了。
  令我惊呀的是,这么热烈的新闻报道,居然没有一家或一个人与这些博导们通一下话,核实一下这个班是不是博导们办的,博导们到底拿了多少“黑钱”,没有,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做点举手之劳之事。可能是人心险恶,巴不得就是这样,假戏真唱,只要有“咬”头,管他什么真相呢?真相就没有意思了,就没有“咬头”了。再说了,“咬”博导们,这是一群最没有自卫能力,也没有反击能力的人,咬他们最安全,不用承担任何后果和责任。换别的机构单位的别类人,“咬手”们都得拈量一下后果。弄不好,伶牙利齿会被敲得精光。
  说起来生长这个时期的“咬手”们也是可怜,只有这些博导们,还有一些歌舞影视明星以及文化名人可以被“咬”,这使他们见到sóng(电脑里没有这个字)人就憋不住火。据说某位导演横得很,动撤就要动手给“咬手”们拔牙,“咬手”见着他就老实了,还竖起大拇指:“真有性格!”“是真性情!”,这些“咬手”们,这些“乱咬”的新闻,这些“咬来咬去”制造的闹剧新闻可以休矣!
2006-8-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