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明博客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日志

 
 

2009年05月06日  

2009-05-06 23:16:49|  分类: 新书印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本书出了有三个多月了,出版社编辑总是希望我能有点宣传动作,这可是让我犯难,平日里为人写书评,少说这二年也有几十篇,但自己的书从未请过人写书评,看我,就连放在自己的博客里都会拖上三四个月,可见我对“宣传”之消极怠工。本来想试自己“桃李无言”的定力,还是扛不住,王婆不卖瓜,瓜就要堆在书店,还是要吆喝一把。

 

   这本书写了五六年,所谓十年辛苦不寻常,也差不离。2006年10月完稿,交到出版社,09年初出来。书中的自序(以下文章也是其中一部分),我查对落款时间是2006年10月25日。后因出版周期,序言时间改为08年10月25日。想想这本书560页,58万字,订价58元钱,让读者掏腰包,是要下点狠心。出版社开印5000册,也颇有胆量。想想这是对书和对我的信任,不要辜负这样的信任,我就得做点事,人之常情,王婆也要开口,只管叫芝麻开门……。

 

    

 

 

 

2009年05月06日 - 陈晓明 - 陈晓明博客

 

 

 

 

 

 


《德里达的底线—解构的要义与新人文学的到来》
作者:陈晓明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年01月
字数57.5万,560页。
定价:¥58.00。

 

内容提要

本书从整个后结构主义兴起的知识背景上来阐释德里达及其解构主义,去看到解构主义在当今知识领域产生的必要性。本书就德里达的那些代表作文本展开具体分析,追踪他的解构思路展开运作的路线图,揭示他的解构的意义和困扰所在。本书详细读解了德里达早期在文字学和语言学层面展开的解构,清理了他的“反逻各斯中心主义”、“书写”、“历史性”、“延异”、“替补”……等概念;进一步阐释了德里达后期在马克思主义、法学、伦理学等领域展开的解构,去读解他后期思想中的人文主义内涵。从法学与正义、知识与信仰、友爱与宽恕、死亡与宗教性……等概念中,去发掘后现代时代的新的人文主义品质,为后现代时代寻求新的肯定性的努力。这样来理解德里达与解构,它就不仅仅是对虚假性和谬误的拆毁;更重要的是预示着更坚实的人文学到来。

 


   写作一部较为全面论述德里达及解构理论的书是我多年的宿愿。解构主义在中国已经盛行了十多年,“盛行”之说可能言过其辞。或者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现在解构主义已经变成习以为常的概念术语,举凡对抗、批判、戏谑、PK等等,都叫解构。不管是在学术对话中,还是在媒体娱乐狂欢的场合,解构都变成一种时尙的作料。如此的通俗化和庸俗化,对于“解构”一词的普及可能不无益处,但在学理的意义上,却是对解构的草率行事。也正因为人们把解构挂在嘴边,似乎谁都通晓解构,谁都可以解构,这就遮蔽了解构真正的学理意义。真正追问大学生、研究生乃至于一般的学界中人士,解构为何物,恐怕还是不甚了了。正如我的一位朋友所言,目前解构在中国还属于“学术谣言”,这就是说,还属于“传说”阶段,难免走样和似是而非。因而,更坚定了我重新写作解构的决心。因为早在80年代后期,我所做的博士论文——《解构的踪迹》——即是关于德里达的解构主义。但是由于那个时期资料匮乏,加上文学系对论文的专业限制,论文最终成为解构主义、后结构主义与先锋文学相结合的产物。在理论上,未免不够纯粹,这一直是我的一大遗憾。这本论文经过八、九十年代的历史转折时期,1994年才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2001年,我在北京三联书店与德里达相遇时将这本论文送给了他,上面用英文写了给他的献辞:“您的思想对中国青年一代学人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并与他做了短暂的交谈。大师看到十多年前居然有用中文写的关于他的博士论文,很是惊讶。或许是出于客套,大师用英语说:他的著作能被中国学者重视并发挥作用,这是他最大的欣慰!当时张宁博士(时为德里达助手)也在场。可惜,我一向出于矜持(或担心给人添麻烦),不善于要求与名人照相,那次我们的交谈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很是遗憾。不想,大师于2004年10月9日去世,再也无缘拜望。如今另起炉灶重新写作,既是对当年论文写作缺憾的一次弥补和偿还,也是对自我的一次挑战和激励,更是对大师的一种追思和致敬。

   德里达的思想,或者说解构主义理论可以说是当今时代人文学科最重要的基础理论,这样来说,可能并不过分。仅就多年来,在SSCI的引用率中,德里达一直雄居榜首,遥遥领先于同代学术大家,就很能说明问题。德里达的解构思想构成了当今理论与批评的最根本的基石,深刻改变了人们看待世界和事物的立场、角度和方法。在解构主义之后,人们再难坚持原来被视为颠扑不破的真理。中心和边缘、差异与同一性、能指与所指、声音与写作、终极性和目的论、主体与他者、法律与正义、多元主义、性别政治、马克思主义……如此之多的问题被彻底清理和重新定义,这都得益于德里达的卓越工作。在一个我们称之为后现代时代到来的历史场合,是德里达提供了一整套完备的思想和阐释策略,使我们可以从容面对这个时代而没有失语的惊惶失措;同样是德里达,从80年代以来,一直给予我们以新的思想去穿越这个混乱的后现代时代,让我们去面对更具有开启性的未来。尽管这些思想并非都是德里达首创,他所涉及到的问题,是在阅读前人经典或同代大家的基础上,在对他们认真的解构中去阐发他独特的思路。他如此富有热情而敏锐地读解了自柏拉图到康德、黑格尔、卢梭和马克思,从胡塞尔到索绪尔、弗洛伊德,从尼采到海德格尔、福科、巴塔耶、萨特和列维纳斯,从卡夫卡到本雅明、乔依斯、布朗肖、纪德和阿尔托……他的解构式阅读几乎涵盖了西方思想史上所有的大师名家,他的阅读本身就是一部浩翰的哲学史和思想史。他总是能抓住那些最有原创性的思想,那些最有再创造可能的要素加以发挥,从而在西方形而上学的庞大背景上建构了一个巨大的解构谱系。他强化了这些思想品质,把它们建构在他的思想图谱中,使它们汇集到解构的名下,成为一个崭新的思想体系,构成了20世纪下半叶最庞大丰富启示录式的百科全书。

   德里达对现代主义以来的文学史情有独钟,且见解非凡,他的阅读本身就是最精彩、最独特的文学批评。他的思想在文学理论和批评方面的作用甚至远大于他在哲学领域里的影响,这除了表明主流正统哲学界壁垒森严,惧怕解构的威力之外,同时更重要的是说明了解构确实天然地就是一种哲学/文学性思维。这是从德国的浪漫派到尼采,再到海德格尔直到法兰克福学派一直在追求的审美境界——前者把它当作替代哲学的更高境界;后者则当作人类历史救赎的最后希望。只有在德里达这里,这种统一才以更加本真自在的学理形式在人文科学话语体系中从容展开,才如此自由自在地在文本中穿行,并且给出面对当代现实难题的种种许诺。

   德里达的解构不仅仅是一种观念方法,更重要的是一种新型的知识,新知识/思想的生成形式,或者可以不无夸大地说,最具有未来面向的知识生产形式。在解构主义之后,人们看待问题和谈论问题的方式都发生深刻甚至根本的变化,特别对于文学理论和批评来说,解构使原本作为预设的前提和要遵循的规则方法都不再具有永远在场的真理性。在当今的时代,如果不了解解构主义,在文学理论和批评方面提出的命题和解释方案,其说服力就可能大打折扣。现在,本质主义、基础主义、逻各斯中心主义、终极性、同一性、二元对立、等级秩序、身份政治等等命题,都成为重新质询的对象,成为学术讨论中非常明确地被要求重新界定的范畴。离开解构主义的参照系,我们几乎不能彻底讨论任何问题。解构主义像一束光照彻了原本幽暗和被遮蔽的那些区域,显示出全部的地貌特征,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了那些原本平整规则的大地,原来布满了陷阱,道路如此崎岖,需要更大的勇气和更多的智力才能向前行进。就此而言,解构主义说出了真相,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让我们更明白我们思想的处境;还是一次不可饶恕的泄密,让我们不再能够轻松自如地在思想之境如履平地。我们变得忧心忡忡,疑神疑鬼,到处都是陷阱,前面很可能是深渊和急流。于是我们不再能够“散步”了,我们是在勘探和拓路。都说解构主义是玩世不恭,后现代时代是游戏的时代,何尝如此啊!

   本书试图在比较全面、综合的框架里来解读德里达,希望给出一个解读德里达思想的较为完备的图谱。德里达博大精深,著述近百种,要全面概括他的思想显然不可能,要全面涉及他的作品更是力所难及。因此,也就只能就他的主要代表作和主要思想展开阐释和分析,以求对他的思想做一个比较全面系统的理解。本书在写作过程中也不断调整思路,目前的框架形式是从我在北京大学的教学工作中所得体会。经过几轮的教学,我更感觉到要回到文本解释德里达,对学生的帮助才确实可行。面对德里达或解构理论,学生们都“听说过”,也有不少学生能说出一些要点。但真正让他们面对德里达的著作或一篇论文,却难以读懂,甚至不知其云。最根本处在于他们不知德里达何以如此提出问题和思考问题,无法理清他的思路。尽管有些学生也读了一些论述德里达或解构理论的著作,但绝大部分都是在归纳出的某些论点之下来讨论,那些提纲挈领式的解构要点都可理解,诸如反逻各斯中心主义、反声音中心主义、颠倒等级、反历史性或主体、延异与替补等等,但在德里达的具体著作和论文中,却难以深入理解其论说,更难捕捉其思路的展开。因此,本书在确定理论框架时,注重对德里达最重要的那些代表论文展开分析。而德里达的解构思想实际上无不是在对具体的文本进行分析时才阐发出来,回到德里达的文本,回到德里达对其他文本的细读,特别是对德里达解构思路展开过程的探究,这是真正切近德里达思想精微处的最重要的途径。

   本书的理论框架力图做到历史与逻辑的统一,从三个层面去揭示解构思想的基础:首先,注重德里达思想的理论层次,例如,解构最直接的针对对象就是结构主义,本书从“解-结构”开始论述;其次,现象学是德里达最早着手进行解构的领域,可以看到德里达的思想轨迹;再者,“文字学”是德里达最有原创性的思想,体现了解构的精义所在。随后关于延异、解构的方法和策略、文学性法则,则是解构在其方法论意义上的进一步展开。本书认为德里达的思想存在着前后期的转向,前期更倾向于语言符号学,后期转向则标示着一种“新人文学”的展开,这就是后四章的内容,关涉到宽恕与他者的伦理,法律与正义、友爱的政治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当代性问题。这样,既给出了德里达解构的基本主题,也描述出德里达解构的历史演变、发展线索,特别是前后期的思想转折。如果参照德里达的代表作来阅读,则更可以突显本书所具有的导读特色。对于解构主义有兴趣的读者,相信会有直接而切实可行的帮助。如有耐心阅读本书,肯定对解构主义有比较全面的理解,对当代人文科学思想方法、对后现代的文化理论、文学理论与批评会有更为深入的把握。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